Page 8 - 朔风68期
P. 8

小说坊
            道题也写不出来,左手烦躁地挠着头皮。胸腔里似乎                      停地搓着。
            有只蚂蚁,在放肆地啃咬。尧儿试图静下心,可看到                         尧儿三步并作两步,离妈妈越来越近。可妈妈又
            昨天作业上一览无余全是红叉,胸腔中的蚂蚁咬得更                      伸长了脖子,依旧向远处眺望。和以往一样,妈妈并
            欢更痛了。四节晚自习下来,尧儿全无了精神,浑身                      没有看见尧儿。
            困乏,肚子也饿得咕咕叫,尧儿突然想到了学校门口                         “妈!”尧儿伸过手去抓妈妈的胳膊。妈妈脸上
            不远处小贩卖的糖炒栗子:颗颗饱满的栗子在锅中翻                      的一条条皱纹是一道道匕首的刻痕。顿时,整张脸上
            滚,与黑乎乎圆滚滚的砂粒相拥,摩擦,栗子的香甜                      刀光剑影四起。妈妈的笑说不上来好看不好看,只是
            随着焦糊味的股股烟扑进人们的鼻腔。先是觉着呛,                      像一枚发皱的核桃。
            后来才品出甜。不多时,板栗涨得撑开了衣服——能                         “糖果派对6163银河不是早跟你说会给你打电话,问问你把车停
            出锅了!小心翼翼剥开壳,只消把它放进嘴里,便等                      在哪了嘛。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这么冷的天,你在
            着它自己化开,软,糯,蜜一般的甘甜在口腔里蔓                       大门口等着干啥呀?”尧儿挺疑惑,诘问母亲。
            延……                                             “啊,你刚才给糖果派对6163银河打电话了?糖果派对6163银河没听着啊。”妈
                “不是梨,是栗子,板栗。”尧儿第二次说话提                    挽着尧儿的胳膊去停车的地方,“糖果派对6163银河今天早早就来了,
            高了音量,说得更清楚了些。知道妈耳朵不好,可还                      本来想把车停近点。谁知道,不到 11 点门口就站满
            是不由得感到不耐烦。                                   了人,已经有学生出来了。糖果派对6163银河还以为你们今天提前放
                “昂,栗子呀。这周日休息妈给买啊!”                       学了,怕你出来找不到糖果派对6163银河,就……”“嘀”妈妈手机
                                                         收到一条消息,她从衣兜掏出手机,已经 12 点一刻
                                二
                                                         了。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怎么可能,糖果派对6163银河提前放学能不提前跟你说?”
            Sorry……”第二天中午放学,尧儿收拾好东西,就                    尧儿刚想驳回妈妈说的话,看妈妈僵硬的手连手
            奔向电话亭。想问问妈妈在哪。                               机密码也输不上,便把话咽了下去,只是轻轻回
                “真是,每次打电话都不接,门口那么多人,糖果派对6163银河                    应了个“噢”。
            去哪找她呀?”尧儿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手上
                                                                            三
            勒出道道红痕,心里嗔怪妈妈不接电话,愤愤地朝校
            门口挪。                                            上了车,车里也是冰窖里一般的冷。“真冷啊!”
                “戴好口罩再出校门。门口的家长往两边让一                     尧儿坐在后排,双手缩回衣袖里。
            让……”带着坝上地区口音的校领导又举着大喇叭在                         妈妈打着了火。这条路上,一到周日,车可不是
            门口“指点江山”了。                                   一般的多。起初妈妈来接尧儿,为了安全起见,她只
                每到周日中午,校门口必定挤满了接孩子的家                     敢把车停在离学校好几百米远的宽阔场地。随着一次
            长。有的学生家离学校远,一学期可能也只能回家两                      又一次地接送,妈妈的车技竟也长进了不少。如今,
            三趟。他们的父母便不惜驱车四五个小时,来见宝贝                      银灰色小轿车像一只“浪里白条”,在车潮中穿梭,
            孩子一面,待上短短几个小时也是心甘情愿的。为了                      毫无压力。
            孩子,他们似乎不需要什么面子,争着抢着站到最前                         尧儿放心地闭上眼睛,想休息会儿。
            面,好让孩子一眼就能看到自己。                                 “哎呀,等你高考完就去考车本。”妈妈打着转
                好在保安在他们中间开辟出了一条道路。                       向,眼睛紧盯着左边的后视镜,嘴也不闲着。
                尧儿向上挪了挪口罩,把眼镜扶好,径直走了出                       “那还用你说。”尧儿没回应,妈妈一句话就让
            去。正犯愁去哪找妈妈。只见妈妈就在前方不远处,                      他感觉到烦了。
            身着紫色风衣,在人群中格外显眼。妈妈挺立着,平                         “到时候,糖果派对6163银河才不开车呢,就让你拉上糖果派对6163银河……”
            静地注视着前方。天寒地冻,妈妈没戴手套,双手不                      妈妈没感受到有什么异样,继续说。
            4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