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29 - 朔风68期
P. 29

“献礼二十大,感恩向未来 ”征文
            田间路,便见着灯火通明的村大道。沿路糖果派对6163银河看见有人用                     ——怀来,这个依山傍水的胜地,日复一日迈着前进
            手机同外地的家人视频,有人在看直播,大老远又听见                     的脚步,也许缓慢,也许沉重,但他从未放弃哪怕一
            一个大娘扯着嗓子吆喝:“海棠花节要开啦!”随即便                     个乡村,哪怕一户人家;党,这面鲜明的旗帜,指引
            是一众笑声:“瞧把你急的,挣钱还能少了你不成?”                     着怀来的步步建设,不曾离弃,不曾放弃!
                糖果派对6163银河看着大家幸福的模样,不禁也一身暖意。糖果派对6163银河也                       新乡村,新怀来,新生活。糖果派对6163银河可爱的父老乡亲用
            盼望着海棠花节的到来,那时的怀来将浸在粉白的醉意                     汗与泪的拼搏、阶段性的可喜成就,迎接党的二十大
            里,招揽衣袖,怀抱漫天的情意,喃喃岁月的幸福;妫水                    的到来!
            西流,作美人的衣带,飘扬轻盈,落落拂下贫穷的尘埃。                       本想远方,心止怀来;何必叹嗟,有党护航!
                回家一查新闻,才看到万窑村智能温室大棚、黄
            营村智能温控大棚、东水泉村设施葡萄大棚、新保安                      〖教师评语〗
            镇农业机械化服务站的修建,原来政府早在技术支持                         本文以一个高中生的视角,放映了近年来家乡的
            方面下了狠劲,在全县推进农业现代化的建设。                        巨大变化,字里行间充满对父老乡亲的赞美,对家乡
                糖果派对6163银河欣喜万分。糖果派对6163银河的家乡,怀来县,就是以这样的                    的热爱,对党的富民政策的感激。
            傲人成绩迎接党二十大的召开;当有人眺望新的远方                                        (指导教师:龙喜凤)




                                       黍香散尽还复来



                                                 9 班   彭起航

                秋末的黄昏来得总是很快,还没等山野上被日光                    纵然老玉米很倔强,最终还是被拽了下来,然后他又
            蒸发起的水气消散,太阳就落进了西山,临走前泼出                      吃力地弯下腰,把玉米装进蛇皮袋里,佝偻的腰背使
            的一片酡红,点染了云霞,浸透了天幕。秋风轻轻穿                      得姥爷像一个煮熟了的大虾米。望着他的背影,糖果派对6163银河心
            过糖果派对6163银河的指尖,咀嚼着香甜的煮玉米,思绪再次飞远,                      疼极了!想要帮忙,姥爷总是说:“这活儿可刺挠了,
            彳亍在记忆的河畔……                                   那些干叶子像锯条一样,划着又疼又痒,你可弄不
                “航航,快去给你姥爷送饭吧,路上慢些!”姥                    了!”说着,还指了指他伤痕累累的胳膊。“姥爷,种
            姥的声音格外响亮,在院子里玩耍的糖果派对6163银河听后便快步跑                      地这么麻烦,别种了。”糖果派对6163银河一边给提袋子一边说。“孩
            到厨房拿起饭盒,蹦蹦跳跳向田间走去。儿时回姥姥                      子,咱农民没文化,不种地,只能在家里坐着了,再
            家,印象最深的莫过于秋收了。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                      说,咱农民不种地也没有退休金呀,什么时候能安心
            忙着收玉米,大人们在地里呆上一天是常事,所以送                      养老就好了。”姥爷一脸黯然,眼睛深陷于黝黑的脸
            饭的“光荣使命”便只能交给孩子。                             庞,透出了迷茫、无奶枪啥6163银河约凹阜窒蛲H章湮魃剑
                仲秋午间的阳光依然热情,风中夹杂的都是股股                    爷便骑着那辆沾满黄泥的三轮车,载着糖果派对6163银河与一天的收
            热浪。站在田地里的姥爷,身着一件陈旧的破单褂,                      获回了家。
            可依旧抵挡不住炎热,后背成了汗渍“绘制”的地图。                        那时车行不快,种地靠出苦力,好多人都放弃了
            他的头发上像是飘了一层细雨,每一根细发都艰难地                      种地,去城里打工,大片土地成了荒地。种了一辈子
            挑着一颗乃至数颗小水珠,随着姥爷掰玉米的节奏一                      地的姥爷总是感叹:“要是这掰玉米的活儿有个机器
            起一伏,晃破了便滚到额头上,额头上一会儿就滚满                      给干,就好了,这么多地不种可惜了!”
            了黄豆大的汗珠。姥爷胡乱地抹去汗滴,扒拉了几口                         时光荏苒,姥爷被岁月磨平了棱角,不能再去地
            饭,咕咚咕咚,灌上一壶凉白开,便继续干活。他在                      里干活了。如今老舅们还在种地,却都用上了收割机、
            一片枯黄坚硬的玉米杆中间艰难穿梭,犹如耙犁一般                      播种机,哼着小曲就把一片地整顿妥当了。姥爷常常
            破伤的大手努力撕开一层层玉米皮,两手用力一扭,                      惦记那一方田地。因此总是会跟老舅一起“视察”工
                                                                                                25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